http://www.tifirst.com

而且日本也不属于对中国反倾销立案数量最多的

美国和欧盟是中国的前两大出口市场,中国对美国和欧盟出口占自身出口总额的35%左右。在市场经济地位之争中,中国最重视的是美国和欧盟的态度。

中国对日本出口仅占自身总出口的6%左右,而且日本也不属于对中国反倾销立案数量最多的前十个国家。何况,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中日之间政冷经冷。

日本率先发声,不承认中国入世协定中涉及反倾销的条款,将继续使用第三国替代的方法进行反倾销调查,颇有抢镜、刷存在感的嫌疑。

中国确实应该对日本的表态表达强烈不满的态度,但是实际上不会受此太大影响,不需要因为日本对美国的“谄媚”而抢先发声大动肝火。

在涉及市场经济地位之争的角力中,美国和欧盟仍然是最重要的对手。其中,美国是中国入世时最重要的谈判对象,解铃还须系铃人,美国就是解决这一问题的金钥匙。但我们都明白,美国的态度是坚决不承认,尤其是新当选总统特朗普又是一位贸易保护主义者。

这些成员认为这一条款是和市场经济地位并列的问题,即如果自己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则它们可以继续使用第三国替代的方法进行反倾销。

但是,相关条款清楚地写明,中国入世15年后,任何WTO成员不可以再使用第三国替代的方法进行反倾销认定,无论这些WTO成员是否认可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某些WTO成员将该条款和市场经济地位挂钩不过是为了使问题复杂化。

其中,美国的态度尤为坚决,就是坚决不承认相关条款。11月份,美国商务部长普里茨克在出席中美商贸联委会后表示,美国改变中国是否已取得市场经济地位的评估方式的时机尚不成熟,而且也没有要求美国调整反倾销税计算方法的国际贸易规则。这明显是不认可中国入世相关条款。

但事实上,相关条款是中美在入世谈判时,美方要求加上的。如今,美国自己都不承认自己当初提出的条款,无异于打自己的脸。

欧盟虽然积极面对相关条款,但仍然不具有信服力。5月份,欧洲议会给出一项不支持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非立法性决议。但欧盟内部对此问题存在争议,有许多开明人士支持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

结果是,欧盟委员会向欧洲议会及欧盟理事会正式提交修改其反倾销法律制度的提案,以履行其根据中国入世相关条款规定所承担的义务。

欧盟试图以“市场扭曲”的概念和标准替代“非市场经济”的概念和标准,不过是换汤不换药。根据自己的新法律,欧盟可以继续在对中国企业进行反倾销调查时使用第三国替代的方法。

美欧等WTO成员继续使用第三国替代的方法对中国企业进行反倾销调查,不仅意味着其贸易保护主义的本质,更让人遗憾的是,美欧将成为国际规则的破坏者。

使用第三国替代的方法进行反倾销调查,对中国企业是非常不公平的,因为这将很容易认定中国企业的倾销行为,并可以大幅征收反倾销税。这本质上属于贸易保护主义。在全球贸易和经济复苏不稳的今天,这种做法有百害而无一利。

不仅如此,连当初自己提出并认可的相关条款都不承认,美欧将成为破坏国际规则的不良示范者。美欧作为世界经济舞台上重要参与者的身份自然也难以服众。

承不承认中国入世相关条款,涉及到美欧是做国际规则的遵守者还是破坏者。世界在看,中国在期待。中国希望美欧能够做国际规则的遵守者。

市场经济地位之争主要是一个技术性问题,但某些WTO成员坚决想让其上升到政治性的问题,中国不应让其牵着鼻子走。中国入世15年以来,已经因为这一条款承受了很多损失。但这并没有阻挡中国外贸快速发展的脚步。即便未来几年,美欧等国家不承认相关入世条款,中国面对的局面也没有比原来变差,只不过没有变得更好而已。

其次,在经济全球化放缓的今天,即便美欧认可了相关条款,也会用其他手段实施贸易保护政策。贸易保护的手段很多,还有卫生和植物检疫措施、保障措施、特殊保障措施、数量限制等,当然还有特朗普要声称的提高关税。

虽然反倾销是美欧等国针对中国出口产品最惯常使用的手段,但是即便不使用反倾销,也会使用其他针对中国产品的手段。

在入世15年的今天,中国更应该欣喜并庆祝自身取得的巨大成就。在中国入世之前和之后有许多加入WTO的发展中国家,1995年WTO成立之后,还有35个新成员加入,而且大多数是发展中国家。

这些新加入的成员中,唯独中国取得的成就最为引人瞩目,中国应该感到高兴,自身充分利用了开放带来的红利。中国不仅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还是全球第一大贸易国、第一大利用外资国和第二大对外投资国。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