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tifirst.com

笔者在俄罗斯读预科的时候曾与圣普驻俄罗斯大

“断交”。虽然对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圣多美和普林西比是一个名字十分拗口、地图上难以找到、一听一过很难留下深刻印象的国家,但圣普与台当局的翻脸却在岛内引起了轩然大波。因为圣普的翻脸,使得台当局的所谓“邦交国”减少到21个,更有可能成为台湾新一轮“断交潮”的开端,而使本已岌岌可危的台湾“外交”雪上加霜。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民主共和国是位于西非几内亚湾的一个岛国,由圣多美岛和普林西比岛组成,总面积1000多平方公里,人口不到20万。然而这个在世界地图上几乎看不到的弹丸小国,却与中国颇有因缘。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早在16世纪便沦为葡萄牙的殖民地。在20世纪70年代非洲葡属殖民地独立的浪潮当中,中国给予了葡属非洲殖民地人民道义上的声援和物质上的帮助,这其中也包括了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因此,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同中国建立了较为友好的关系,圣普在1975年7月12日宣布独立当天,即与我国建立了外交关系。

在中圣建交期间,圣普曾接待国务院副总理兼外长钱其琛的访问,而圣普则有两任总统,一任总理和一任外长访问过中国。中国曾经向圣普提供过经济援助,派遣过医疗队,协助当地建立基本的医疗卫生保障体系,而在上世纪80至90年代初,虽然当时的中国外汇储备并不丰富,但为了缓解圣普外汇短缺,国际支付困难的状况,中国同意与圣普进行易货贸易,努力帮助圣普缓解国内的经济困难。可以说,在中国与圣普外交关系存续的二十多年当中,中国对圣普可谓仁至义尽。

虽然自1997年起,在台湾当局小恩小惠的诱惑下,圣普当局背信弃义同其“建交”,中圣两国之间的政府关系开始中断。2015年,中圣之间的贸易额达到了800万美元,这对一个人口只有20万不到的小国来说并不是一个小数目。

而相对于统计数据而言,当地人民的感受似乎更为直观。笔者在俄罗斯读预科的时候曾与圣普驻俄罗斯大使的儿子分在一班,他向我介绍说圣普人对中国并不陌生,在涉及到圣普人衣食住行等方方面面都能看到中国产品和中国服务的影子,而很多华商更是直接在圣普经营着自己的生意,并与当地人民相处较为融洽。这使得中圣友好在圣普民众中有一定的基础,而中圣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在圣普当局和台当局“建交”的逆流前仍然保持着强大的“惯性”。

当然,台湾也有些援建项目,也有台湾人在圣普经商,为圣普的发展做出了一定的贡献。但是由于中圣友好的“惯性”存在,圣普老百姓记得的也是中国的好,而不是台湾的好,这显然是苦心经营台圣“外交关系”的台当局所没有料到的。

正因为有这样的政治经济联系和民间友好传统打底,所以中圣之间的其它关系并没有随着两国的断交而完全断绝,相反还有所发展。2013年,中国驻圣普联络处挂牌成立,这在未与中国建交的国家当中是很不寻常的现象。而2014年,圣普总统以私人身份跑到中国,为该国的深水港项目招商。

从这些不同寻常现象当中不难推断出圣普早有与台当局“断交”并与中国实现关系正常化之心,只不过由于马英九当政期间由于大陆默许了“外交休兵”的状态,圣普“隐而不发”而已。而今,随着台当局拒绝承认“九二共识”,一意孤行滑向“台独”,两岸关系严重恶化,对于中国和圣普而言已经没有必要继续“外交休兵”来维护台当局的“颜面”,因此圣普在此时宣布与台“断交”实在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圣普与台当局翻脸,无疑狠狠地打了蔡当局一记耳光,台湾“新政府”和“外交系统”再次变成众矢之的,为了给自己遭遇的尴尬局面打圆场,台当局暗示圣普与台“断交”是大陆“拿钱铺路”,对台湾“打压”的结果。而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种说法只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把戏,根本经不起任何推敲。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